最新消息

媒體報導

【陽光台商徐嘉男】到日本、菲律賓當游牧發電族



福島核災兩個月之後,當時力主廢核的日本首相菅直人,到OECD演說,宣布二○三○年前,要在日本一千萬戶住宅屋頂上設置太陽能面板,讓再生能源達總產電量的20%。


翌年,經產省宣布空前優惠的太陽能購電措施,引起巨大迴響。

日本最早對外通商的美麗港灣城市——神戶,一棟距離火車站僅幾百公尺、貼著黃色磁磚的商業大樓五樓,是一家只有四個員工的「鑫盈能源株式會社」。 


這家來自台灣的太陽能系統公司,進入日本兩年間,已開發出總計八MW(百萬瓦),約可供兩千戶普通家庭用電的太陽能發電廠,目前均已與地主談妥,提出申請,由當地政府審核中。


現年四十三歲、外表斯文,說話條理分明的徐嘉男,是業務橫跨台灣、日本兩國的鑫盈能源執行長。他也是位執業將近二十年的律師。


說來,這已是徐嘉男第二次創業。九年前,長年擔任企業律師的他,與太太張淑貞,及研究所老師、前鴻海法務長周延鵬,一起創立專精智慧財產領域的世博科技顧問公司。幾年後,徐嘉男因健康因素暫別職場。


身體康復後,因緣際會,一位他素來敬重的業界前輩找上門,邀他與一群出自太陽能模組大廠的老將,合組一家太陽能公司。對方一句:「太陽能發電對台灣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。」讓大病初癒後,對人生有了新體悟的徐嘉男怦然心動,一頭栽進這個陌生領域。


鑫盈一開始主攻台灣市場,也累積了合計約十MW的工程實績。包括中信南港新總部大樓樓頂太陽能板等著名案例。


但徐嘉男很早就將眼光放到海外。主要是發現,台灣同業一窩蜂投入、競相殺價後,能源局每年購電的價格降幅驚人,「每年超過一○%的速度在下降,全世界數一數二快的,」他搖著頭說。


打從三年前,他第一次參與投標,「看到電價這樣,我就決定要趕快佈局其他地方。」


當時日本菅直人政府正釋出再生能源大利多,自然成為首選。


然而,徐嘉男的日本之路,一開始也走得跌跌撞撞。


他將日本分公司選在神戶,主要看重其位於日本中心位置,而且鄰近關西機場附近,交通方便。


但他一申請公司,才發現日本繁瑣的法令對外國投資極不友善。光是新公司的申請便耗費不少時間。


徐嘉男一開始極具野心,打算「深耕」日本。因此從土地開發、調查、執照取得,到後段建設、持有,都不假外人之手。他因此一路看過全日本不下六百塊土地,也一路學到不少日本「潛規則」。


佈局日本 從「潛規則」學起,例如,一定要找當地律師合作,清查土地所有人背景。這點極為關鍵,因為,一塊地有時地主多達數十人,只要其中一個人有黑道背景,當地銀行就不願貸款,開發商前面投注的時間、心血,就全數白費。


「日本的貸款合約,後面都有一條反暴力團條款,」徐嘉男解釋。


跑遍日本的他,也發現日本雖給人法令嚴明的印象,但鑽法律漏洞的事件其實層出不窮。例如,住宅用地太貴,許多日本同業看準稽查警力不足,直接把山林地的樹木推平,就開始種電。「我看過一個畫面是山坡超過六十度陡,就沿著山坡擺,真的很誇張,」他說。


日本太陽能市場已瀕臨泡沫化邊緣。目前申設量過多,九州、四國、沖繩等地的電力公司都暫停審查新案。徐嘉男估計,目前在排隊審查的案件,得花上三、四年才能消化完。


因此,徐嘉男已經將眼光投往東南亞。他七月剛去了趟菲律賓勘查。因為當地剛公告與台灣、日本類似的太陽能獎勵措施,已成為全球太陽能開發商垂涎的下一塊樂土。


「我們這行就像是遊牧民族,哪裡有水草,就往哪裡去,」他苦笑著說。(何韻亭協助整理)


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70193


回新聞列表